139小说网 > 迷路殊途 > 第40章 画像
????洛浅浅狡黠的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爸爸,这些天你都干吗了?从实招来!”

????“不行不行,你这个问题太笼统了,得问具体的。”洛奇伟没有上当。

????洛浅浅故意不高兴哼了一声,歪着头想了想,最后下定决心,一本正经地问道:“爸爸,我觉得哥哥是被人害的,你不觉得吗?”

????洛奇伟表情瞬间严肃起来,没有立刻回答,他望着洛浅浅。此时,洛浅浅目光清澈,一改方才赖皮赖脸的表情,正殷切地看着他等着答案。“你为什么会这样觉得?”洛奇伟问道。

????“我想不出哥哥要……要……轻生的理由!”洛浅浅说道。

????“那你觉得谁会害他呢?”

????“这个……”洛浅浅沉吟片刻,她想起了人雨虹,说道,“我想不出来,我会想办法去查。”

????“浅浅,这个事你不用管,我自有主张。”

????“爸爸……”洛浅浅还想争取,被洛奇伟制止,洛奇伟又说道:“你只要按我说的照顾好自己,别让我担心就好了。”

????“可是,爸爸,我想帮你……”

????“浅浅,再过一些时间,等事情更加明了,我会告诉你全部答案。现在,爸爸不希望你盲目行事,陷入一些未知的危险中。今后你和人交往要多加小心,不要轻易相信别人,你身边的那些朋友也要注意保持距离。嗯……”洛奇伟顿了顿,又道,“佟暂是个好孩子,朴实憨厚可以信任。”

????洛浅浅点头思索着父亲话中的意思,脑中闪过自己所认识的人的面孔,想到萧仕轶的时候,忽然想起人雨虹曾经交待的话,问道:“爸爸,萧仕轶是怎么回事?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他?”

????“这算第二个问题吗?”洛奇伟道。

????“爸爸,你跟女儿还要这么计较!哼!人姐姐说,萧仕轶不干净,身上背着案子,对这个人要防范。”洛浅浅噘嘴道。

????洛奇伟点点头,说道:“我知道,这个人我查过,受人钱财替人消灾,接受的委托定要兑现。他曾经为了钱不要命,黑吃黑,犯过几个案子,不过前几年突然偃旗息鼓低调了许多。我把他找来,主要是因为他身手了得,不让他干别的,只让他负责你的安全。”

????“啊?爸爸,我怎么一直都没发觉?”

????“浅浅,你还是学生,生活原本应该是单纯和充满阳光的,爸爸不想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扰你,所以我嘱咐他要暗中保护,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去影响你的生活。”

????“这么说,上次在藏易,他及时出现也是因为他一直在跟着我?”

????“嗯!”

????洛浅浅呆呆出神:“爸爸,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……被人时刻盯着……我觉得……我觉得……不太好……”

????“浅浅,你是不是认为你哥哥是被害的?”

????“嗯!”

????“如果之前你感觉有人可能会害他,会不会要人保护他?”

????“嗯!”洛浅浅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爸爸。”

????“浅浅,答应爸爸,你要时刻小心,别让爸爸担心你。等这事过去,你就会恢复以前的生活,不会再有人时刻盯着你了。”

????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洛浅浅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,心中想着以后要小心行事,不给父亲惹麻烦,忽然想到被朱源抢去的那条粉色项链,内疚道,“爸爸,我把你给我的项链弄丢了……”

????洛奇伟抚摸着洛浅浅的头发,慈爱道:“只要你平安无事,其它的都无所谓。项链的事,你不必内疚,我会想办法弄回来。”

????洛奇伟并没有直截了当告诉洛浅浅想要的答案,出于安全考虑,反而反复叮嘱洛浅浅不要插手过问。在洛奇伟眼中洛浅浅始终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,而且丧子之痛使他更加珍视这个女儿。

????洛浅浅无可奈何,只得宽慰父亲,叮咛父亲要注意身体。她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,但是他对哥哥的感情使她难以做到使自己心情平复而置身事外。

????第二天,何潇带了一个学美术朋友,驱车去接洪紫轻。

????通过几次心理治疗,洪紫轻已经走出心魔,而且她在佟暂的介绍下,已去航研所报到,过几天就可以上班了。

????洪紫轻的状态恢复得很好,当曹萱已联系上秋贺万岩松,并且告诉他们想要见她,洪紫轻想想也好。她从何潇处得知,她的精神是没有问题的,之所以思维错乱,是一种未知原因导致她产生了这种能力,而且仅限于他们三个人之间,这次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不会再像在山谷中那样慌乱失控,她想试着在清醒状态下去体会,看能否解开谜团。

????洪紫轻的父亲洪大勇心情也不错,看着女儿已经好转恢复如昔,每天都呵呵笑得合不拢嘴,就像回到了洪紫轻刚出生时的壮小伙时代。他把何潇当作洪紫轻的救命恩人,听说何潇要来,早早起来把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。洪紫轻的妈妈则更加虔诚的信奉“众神”,洪紫轻能够好转,她坚信是她的虔诚打动了神仙。

????何潇到洪紫轻的家里,除了看看洪紫轻恢复状况,以及和洪紫轻一起去见秋贺和万岩松之外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,就是想画一幅画,画二十年前让洪大勇瞬间失忆,以至于丢掉工作的那个人。

????据佟暂讲,洪大勇对此事耿耿于怀,二十年过去了,那个人的模样依然记忆犹新。按时间推算,那个人应该也已是中年人,如果当初那人用的是催眠,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了,技艺应该更加精湛。凭自己对催眠这一行的了解,凭着画像,查到此人的下落应该不难。即便自己想不到,无殇和师傅也一定知道。

????洪大勇十分配合,提起那件事的不快已经被洪紫轻恢复带来的快乐冲到九霄云外。他凭着记忆描述,画师反复修改,最终画师画完的时候,洪大勇不禁连连惊呼:“没错,就是他!”

????画中是一个年轻人,长方脸,脸型偏瘦,棱角柔和,五官端正。帽檐压得很低,遮住大半个额头,帽檐下一双眼睛精明、有神,但掺杂着一丝忧郁怨恼之色。

????何潇拿着画像仔细端详,想不出自己所认识的人中有谁和画像长得相似。他把画像拍照,然后把照片分别发给洛浅浅和佟暂,没有详细说明画像中是什么人,只是叮嘱留心。

????没想到照片发过去仅仅几分钟,佟暂和洛浅浅便先后回复:见过这个人啊,画像从哪来的?

????(本章完)